优化财务岗位作用_优化财务工作

  国家一级学会中商学直属机构“数字化分会”

优化财务岗位作用_优化财务工作

  内部控制是企业和行政事业单位有效防范风险、规范权力运行的主要手段,也是会计职能拓展升级的重要支撑,更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长效保障机制。早在2014年,《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就提出“强化内部流程控制,防止权力滥用”。财政部在《会计改革与发展“十四五”规划纲要》中也明确了“修订完善内部控制规范体系,加强内部控制规范实施的政策指导和监督检查”的要求。内部控制是任何一个企业和行政事业单位都无法回避和必须要做好的工作。

内部控制理论沿革及发展现状

  内部控制理论由来已久,它发轫于早期的“内部牵制”,主要通过会计的组织制度体现出来。这一时期的内部牵制可以概括为以业务授权、职责分工、定期核对为基本内容,采用账簿与账簿、账簿与财产之间的一致性验证为主要手段,其目的主要在于差错防弊。由于仅仅局限于一般性的经济制约关系,因此内部控制理论尚处萌芽阶段。

  1934年美国颁布《证券交易法》,首先提出了“内部会计控制”(Internal accounting control system)的概念。1953年审计程序委员会(CAP)又将内部控制细分为会计控制和管理控制,1972年美国审计准则委员会(ASB)具体定义了二者的范畴和区别。1988年美国注册会计师协会(SAS),首次以“内部控制结构”(Internal Control Structure)一词取代原有的“内部控制”。1992年,包括SAS、AAA在内的美国顶尖会计组织在COSO报告中提出:内部控制整体架构由控制环境、风险评估、控制活动、信息与沟通、监督构成。

  我国“内部控制”理论的法律依据,最早可以追溯到1999年,修订后的《会计法》首次以法律形式对建立健全内部控制提出原则要求。之后,2001年财政部发布《内部会计控制规范——基本规范(试行)》、《内部会计控制规范——货币资金(试行)》等文件。2006年,证监会首次对上市公司内部控制提出具体要求。同年,国资委对内控、全面风险管理工作进行了详细阐述。财政部发起成立企业内部控制标准委员会;中国注册时协会也发起成立了“会计师事务所内部治理知道委员会”。

  2016年至2020年间,我国披露内部控制评价报告的上市公司从2900家增加至4000家,聘请会计师事务所对内部控制有效性进行审计并出具审计报告的上市公司数量从2300家增加至3000家。上市公司实施企业内部控制规范的数量逐年增加,实施效果逐渐提高。内部控制在提高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质量、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随着全面依法治国深入推进和经济社会蓬勃发展,内部控制规范体系建设与实施工作,也面临诸多机遇和挑战。长期以来,会计工作侧重于会计核算,而利用会计信息参与内部经营管理决策、加强风险管控等较少。同时,伴随着近几年各种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不断涌现,对内部控制提出了新的挑战。相比之下,现行的内部控制规范对新商业模式、新交易类型的内部控制支撑不足,对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环境下的内部控制应对不及时,内部控制规范服务经济社会发展的能力亟待增强。

数字化转型推动内部控制体系改革

  数字化转型已经是企业当下面临的必然趋势,它赋予了企业利用技术和信息快速创造价值的能力,对提质降本增效有着革命性的意义。除了优化财务管理、重塑业务流程、支撑决策之外,数字化还潜移默化地促进了内部控制系统的自动化和智能化。相应的,健全而有效的内部控制系统,又能够为数字技术的应用提供安全、可靠的环境,从而促进数字化转型实施。不难发现,相较于财务、业务领域,数字化与内部控制的关系更加紧密。二者相互作用,彼此影响。内部控制体系的建设完善,成为企业数字化转型过程中不可或缺的部分。

  数字化转型带来的云计算、物联网等技术的普及应用,为内部控制体系构建和实施提供了技术保障和实施可能,也将改变原有的内部控制运行模式、活动的方式和重点。首先是内部控制运行方式由人为升级为自动化、智能化。其次由于数字化系统的参与,内部控制执行的效率和有效性都大大提高。数字化模式本身具有的高效、智能、准确性高、不容易被逾越等特征,很大程度降低了人工操作带来的舞弊和失误等隐患。数字化转型也提升了内部控制制度执行的效率。

  此外,除了对业务流程和经营管理进行风险监控外,数字化的内部控制系统还要对信息系统和数据中台进行风险监控。例如企业为打破信息系统的沟通壁垒而建立数据中台,数据中台的存储安全、数据标准、运行合规等,都需要建立起新的内部控制制度进行管控,以防范相关风险。

  数字化时代的内部控制体系构建需要从其两方面的构成——会计控制和管理控制着手进行。数字化会计控制系统的建立,是运用数字化技术重构财务流程,提升财务数据的质量和财务运营的效率,降低财务报表信息质量的相关风险,从而使财务更好地赋能管理、辅助经营和支撑决策;管理控制涉及企业生产、技术、经营、管理的各部门及环节,需加强各领域流程的数字化内部控制建设,以提升内控的运营效率。例如,在采购与付款业务循环流程,数字化系统能够通过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先进技术,提升对上游供应商信息的整合与分析能力,促进供应链管理智慧化升级,改善资源利用效率、生产效率,以及企业的经营效益。

  在销售与收款业务循环流程中,数字化内部控制系统可通过预设好的程序,对客户资质审核、批准、生成订单,将订单发送至仓储、物流系统和财务系统,实现各环节的及时响应。全流程中需要人工参与的环节大大减少,极大改善了相关内控的效率。在内部控制措施方面,数字化背景下的风险控制、不相容岗位分离控制、授权审批、会计系统控制、财产保护控制、预算控制、营运分析控制、绩效考评控制等措施,由于数字化系统的建设和流程的改进,都将与传统内控模式不同。

  数字化内控体系的构建,要更加重视信息技术相关控制,保证信息系统安全、有效运行。数字化环境下的业务运作将更加依赖于数字化系统,因此对信息系统的控制,成为企业内部控制体系适应数字化转型的基础。从技术层面来讲,要加强对信息系统的开发与维护、访问与变更、数据输入与输出、信息储存与保管、网络安全等控制,保证信息系统在授权、运维、存储等方面的合规性和安全性。

  总之,数字化转型下内部控制系统建设,需要不断优化信息技术、改造内部控制体系,从而反过来促进数字技术在企业的应用和发展。

—END—

中国商业会计学会数字化分会

  中国商业会计学会数字化分会(简称数字化分会)是中国商业会计学会的直属分支机构,分会旨在整合国内财、会、税、审领域专家、数字化研究学者、实务界专业人士,以国家数字化发展战略为导向,顺应产业数字化转型需求,建立我国财会行业的学术研究、人才培养、管理创新一体化综合平台。依托财会和管理领域权威专家的研究成果、丰富的财务数字化转型实施经验,倡议发起“财会行业数字化转型提升工程”,主要包括“财会行业数字化标准体系建设”、“财会人员数字化能力水平框架”及“财会专业教育数字化改革标准”等学术研究工作,已正式推出“数字化会计师认证”项目、“数字化时代的会计教育改革项目”等数字化会计人才培养项目,全面推进财会领域数字化转型升级,不断优化数字化会计人才培养模式,以持续推进企业数字化转型升级,为加快我国数字化转型升级出谋划策、贡献力量!

网站部分文章为转载,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kuajingcaishui@163.com

(0)
上一篇 2022-07-15 18:56:22
下一篇 2022-07-15 19:09:51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