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回购后股权激励_回购股票做股权激励

  订阅“恒杉”,咨询师就在你身边

股票回购后股权激励_回购股票做股权激励

  ==============================

  分享:恒杉(ID:gh_a80ed55ed650)

  作者:小杉

公司为提高团队凝聚力,锁定激励高管人员、核心员工,一般会给予他们一定的激励份额,激励对象离职后股权由公司回购,或者由创始股东、大股东受让,回购价格一般也都在股权激励方案或者相关协议中明确,通常有以下几种:

(1)以公司注册资本对应的价格作为股权转让价格;

(2)员工离职时的上一年度经审计的每股净资产计算的股权转让价格;

(3)员工投资额本金或本金加一定利息;

(4)双方当事人协商确定转让价格。

  当激励对象离职时,若因公司、大股东未及时回购、或公司市值大幅增长,员工认为上述约定的股权回购价格过低,可以按照公司市值对应的价格计算吗?我们通过案例来了解一下:

案例一:股权回购价格应以各方协议约定为准

  2014年,格斗公司、詹某签订《员工聘用合同书》约定:格斗公司聘用詹某从事游戏研发与运营工作岗位,各方后来签署了《股权激励协议》和《股权转让协议》等文件。2020年,格斗公司、詹某签订《合同解除协议书》载明:格斗公司、詹某确认双方之间的劳动关系于2020年9月9日解除,格斗公司支付詹某228000元作为解除合同补偿金。

  后詹某向法院诉请:判令姜某立即向詹某支付500000元的股权转让款,以回购詹某委托姜某持有1.9%米其科技中心的激励股权。本案中各方法律关系为:

  《股权激励协议书》第四条约定:“特殊调整或退出机制”项下约定:“1.终止劳动合同:任何持股成员在仍间接持有目标公司任何股权的情况下,如该持股成员(i)经目标公司同意后辞职导致其劳动合同终止的;(ii)劳动合同期满未续约导致劳动合同终止的;(iii)被目标公司或其子公司按照法律及规章制度规定解除劳动关系的;(iv)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而被目标公司或其子公司解除劳动关系的,其应在收到目标公司出具同意其辞职的书面文件或出具终止劳动合同的相关通知之日(以较早者为准)起10个工作日之内,以该持股成员所间接持有目标公司股权的注册资本折算价格为其股权转让价格,将其持有的持股公司股权转让给实际控制人或其指定的受让人。”

  姜某、詹某于2017年6月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载明:米其科技中心注册资本为36.9万元,姜某(转让方,甲方)自愿将持有的米其科技中心占公司注册资本1.9%的股权全部转让给詹某(受让方,乙方)。詹某于2018年2月6日转入姜某账户激励股权转让对价7011元(36.9万×1.9%)。

  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的最终标的为有限责任公司股权,该标的不属于商品,而是具有产生利润潜力的有限责任公司资本的份额,未上市交易,没有相应的商品市场对其公平价格进行准确参照。不同的投资者对其交易估价具有较大的差异。并且案涉的股权属于员工激励股权,与公司内部员工激励制度存在密切的联系,与一般投资者的股权交易规则存在一定差异。故对本案股权转让对价的认定,必须严格坚持意思自治原则,以双方真实存在的一致意思表示事实作为认定依据,不宜按照交易时净资产价格评估值、资本市场估值等方法来进行补充解释确定或推定。法院最终判决姜某支付詹某股权回购价款7011元。

  案例索引——(2021)川01民终9803号

案例二:公司迟延回购离职激励对象时的股权价格如何确定?

  鑫益公司是科益公司的大股东,马畅是科益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马畅通过科益公司的持股制度持有科益公司1%的股权,持股制度同时规定:高管人员脱离高管岗位,必须出让股权,其股权必须出让给原股东;若科益未上市,转让价格按公司最近年度经审计净资产值计算。

  2011年7月15日,马畅与科益公司解除劳动合同,之后,虽然马畅一直与科益公司、鑫益公司协商股权回购事宜,但是两公司都未实际回购马畅的股权,马畅遂于2013年8月16日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科益公司、鑫益公司按8.35元/股回购其1%的股份,并支付两年的利润100000元。本案经一审、二审、再审后,认定的法律观点为:

  1、马畅自离职后多年来一直要求科益公司、鑫益公司回购其所持科益公司股份。马畅所持股份没有及时回购的原因在于公司,故鑫益公司主张仍按马畅离职上年度即2010年度科益公司经审计的净资产值回购股份的再审请求不能成立。因此,回购价格应按照马畅举证的《中国医药保健品股份有限公司换股吸收合并、发生股份购买资产并配套融资暨关联交易报告书》公告的科益公司2011年度的净资产值计算。

  2、关于鑫益公司回购马畅所持股份价格的标准问题。股权回购价格不能以市场价格、评估值确定,而应严格依照高级管理人员持股制度来确定。该办法中明确规定“若科益未上市,转让价格按公司最近年度经审计净资产值计算”, “经审计净资产值”是指经过审计后的全部资产减去全部负债的余额,即所有者权益。如果按马畅主张的按每股净资产评估值计算回购价格,那么“净资产评估值”应当在高级管理人员持股制度的条文中予以明示,而该办法中并没有转让价格按照净资产评估值计算的特别规定。

  案例索引:(2015)鄂武汉中民商再终字第00018号、(2014)鄂民申字第01162号、(2013)鄂武东开民二初字第00334号民事判决

通过上述案例,我们可知:(1)回购价格应严格遵守公司制度、相关协议约定,公司可以注册资本、净资产、本息等方式约定,“经审计净资产值”与“净资产评估值”是两个概念,要严格遵守公司股权激励方案的事先规定。(2)虽然股权激励方案明确规定以上一年度的净资产值为回购价格,但如果未能回购的原因在于公司或者大股东,那么继续以离职之日的上一年度经营数据为标准就显失公平,而应该按照之后几年公司经营业绩上涨后的数据计算,当然这需要员工举证。(3)公司迟延回购期间是否应该向持股的激励对象分红?根据《公司法》第167条规定,公司经弥补上年度亏损、提取公积金后还有税后利润,且公司股东会已就此税后利润作出了进行分配的决议,股东才有权要求分红,因此,在迟延回购期间,需要满足公司有利润、且股东通过分红决议后才能要求分红,并非是股东就能得到分红。

——END——

关于我们:

  恒杉咨询是专业性顾问机构,是一家集战略、营销、供应链、研发、流程、人力资源、股权激励、VIE搭建及英美法系股权激励等咨询为一体的专业顾问机构,公司有优秀的不同领域的优秀师资队伍,服务与辅导的客户布遍全国,实战经验和理论经验丰富。恒杉致力于为创业者提供价值创造的智慧与技能服务!

网站部分文章为转载,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kuajingcaishui@163.com

(0)
上一篇 2022-07-13 12:42:55
下一篇 2022-07-13 12:54:58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