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港税收筹划咨询_宁波税务筹划公司

  宁波舟山港。图/宁波发布官方微信公众号

宁波港税收筹划咨询_宁波税务筹划公司

  面朝太平洋航道,背靠长三角经济圈,在中国南北沿海和长江航道“T”型结构的交汇处,坐落着宁波舟山港。

  宁波舟山港是中国沿海向各大洲港口运输的理想集散地,也是世界上少有的深水良港。

  据报道,2021年,宁波舟山港完成年货物吞吐量(货物吞吐量=用集装箱装的货物量+非集装箱装的货物量)12.24亿吨,连续13年位居全球第一;完成集装箱吞吐量3108万标准箱——宁波舟山港成为继上海港、新加坡港后全球第三个跻身“超3000万箱俱乐部”港口。

  宁波何以能孕育出这个世界性大港?

运输史上的一次“吃螃蟹”行为

  宁波舟山港有着悠久的历史。

  据宁波市文物考古研究所撰写的《句章故城:考古调查与勘探报告》记载,宁波港,发源于战国时期的句章港,位于余姚江畔的慈城镇王家坝村一带。

  唐朝长庆元年 (公元821年) 以后,作为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宁波城一直建在三江口 (余姚江、奉化江、甬江交汇之处) ,所以宁波港就指三江口一带。

  1844年宁波开埠之后,宁波港依然以三江口为中心,但随着宁波港从帆船港转变为轮船港,在江北岸的地位越来越重要。

  2006年1月,逐渐壮大的宁波港迎来了历史性一跃。宁波港和舟山港正式合并,这个跨行政区域的两港合并,被称为中国运输史上的一次“吃螃蟹”行为。“两港合一”后,宁波舟山港比宁波港的整体竞争力提升不小。

  新技术的应用也帮助宁波舟山港提升了竞争力。2021年10月底,有着宁波舟山港“咽喉”作用的虾峙门水域的导助航技术保障工程通过竣工验收。

  宁波舟山港梅山港区桥吊在紧张作业。图/新华社

  这项工程将为宁波舟山港有效应对原油、铁矿石等大宗货物海运船舶的大型化发展,保障宁波舟山港中部港区运量增长和30万吨级船舶到港艘次增加的需求,同时对于兼顾40万吨级散货船和45万吨级减载油船的进港需求提供有力保障。

  此外,宁波舟山港还做了一件有利于其成为世界性大港的事。2015年8月,浙江省海港集团组建成立,成为国内第一家集约化运营管理全省港口资产的省属国有企业。宁波舟山港、温州港、嘉兴港、台州港和义乌港统一归属管理。

  “5个海港就像5根手指头,‘五港合一’就像五指攥紧握成拳头,更团结有力”,浙江省海港集团、宁波舟山港集团董事长毛剑宏评价称。

与腹地经济繁荣密切相关

  宁波舟山港的崛起,离不开宁波、浙江乃至中国经济的发展。

  一个港口的发展,与所在城市以及辐射更广的区域腹地经济也有着莫大关系。

  无论是国内的上海港、香港港、广州港,还是国外的新加坡港、荷兰的鹿特丹港,抑或美国的洛杉矶港,其背后都有一个经济繁荣的城市,甚至一片更大的经济区。

  以上海港为例,浦东新区新闻办公布,上海港2021年集装箱吞吐量突破4700万标准箱,同比增长8%,连续12年位居全球第一。这是其2010年(当年集装箱吞吐量首次站上全球第一位)的1.6倍。

  2021年,上海的国内生产总值是43214.85亿元,进出口货物首次突破4万亿元,达40610.35亿元,分别是2010年的2.41倍和1.74倍。

  换句话说,一个港口的集装箱吞吐量大体与所在城市的进出口总额呈现强相关性。

  诚如有学者所言,港口物流和经济腹地相互关联发展,港口与经济腹地间生产要素的流动是港口、港城及腹地紧密联系的纽带,在生产要素流动的背后还有较为复杂的社会经济背景。

  宁波舟山港亦如此。宁波市2021年GDP为14594.9亿元,进出口总额首次迈上万亿元大关,达11926.1亿元,分别是2010年的2.85倍和2.27倍。而宁波舟山港2021年的集装箱吞吐量是2010年的2.36倍。

  浙江万里学院物流系副主任吴桥通过梳理发现,在1995年-2014年里,宁波舟山港的物流发展与浙江省经济发展关联度还存在紧密关系,而且港口物流发展与区域物流发展呈现出相互促进的发展格局。

  新京智库梳理发现,2021年浙江省GDP、进出口总额分别是2010年的2.68倍和2.53倍。也就是说,宁波舟山港的发展不仅与宁波高度关联,还与浙江省的GDP、进出口总额高度关联。

  宁波舟山港梅山港区集装箱码头一派繁忙。图/新华社

  从海铁联运(一种让货物在铁路和水路运输上更加便捷的联合运输方式)也可以看出,宁波舟山港的发展与宁波,乃至浙江省的经济发展有着紧密关联。

  2009年2月,宁波舟山港开通宁波-义乌集装箱海铁联运“五定”班列。这被称为是宁波舟山港海铁联运业务实现历史性的一次突破。此后,宁波舟山港开通了到杭州、丽水、衢州和温州等浙江各地的海铁联运班列。

  不仅如此,宁波舟山港还将海铁联运的范围扩大到了中部、西部,甚至欧洲国家。据统计,截至2021年底,宁波舟山港海铁联运业务范围涵盖江西、安徽、陕西和西藏等16个省份的61个城市,建设内陆无水港31家,进而延伸至中亚、北亚及东欧国家。

“甬舟一体化”的推进

  “甬舟一体化”正在给宁波城市和港口的发展带来新的机遇。

  2019年8月,宁波与舟山召开“甬舟一体化”推进大会。这两个一衣带水的城市在港口一体化、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产业创新协同发展、公共服务共建共享、社会治理共抓共管等领域不断有新突破。

  2020年5月,一份《宁波市公安局关于公开征求全面放宽我市落户条件意见建议的公告》更是引起了关注。该公告提出,“给予舟山户籍人员迁移户口同城待遇,舟山市区户籍等同于宁波市区户籍,舟山县市户籍等同于宁波县市户籍”。

  宁波与舟山,地缘相近,在人文、民俗等方面联系紧密。

  “甬舟一体化”在2021年有进一步的发展。2021年7月7日,宁波市人民政府、舟山市人民政府联合发布的《关于印发宁波舟山一体化发展2021年工作要点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提出,谋划建设“甬舟一体化”合作先行区、深入推进宁波舟山港一体化、推进基础设施互联互通等六方面重点工作。

  其中,“两市将推进社会治理共抓共管”尤为受关注。关于该项工作,《通知》指出,两市将推进执法办案协同和信息互通,开展知识产权保护异地受理处置协作,探索建立信用信息共享共用机制,推动监管领域信用互认,联合开展重点领域失信专项治理,推动跨区域联动奖惩。

  这或许意味着宁波未来发展还有更大的想象空间。

  文 | 新京智库研究员 肖隆平

  编辑 | 张笑缘

  校对 | 王心

网站部分文章为转载,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kuajingcaishui@163.com

(0)
上一篇 2022-07-22 04:50:10
下一篇 2022-07-22 05:04:39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