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p公司组织架构_ppp项目公司组织机构图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用这句话形容PPP模式在中国的现状,再恰当不过了。PPP的现状可以用两个字高度概括:一是“火”,二是“难”。

ppp公司组织架构_ppp项目公司组织机构图

一、PPP的“火”

  当前,PPP绝对是中国最热门的词汇之一。中央政府在推动PPP,地方政府在试点PPP;学术界在研究PPP,实务界在操作PPP;工程企业在投标PPP,金融机构在调研PPP;政府和公司大会小会在组织学习PPP,机构和个人研究者在各种场合热烈讨论PPP,有位专家在知名的PPP论坛“PPP者也”上的描述甚为贴切:眼前是PPP,远方还是PPP。

  PPP到底有多火?用数据来说话:截至2017年3月31日,财政部库项目数量已达12287个,投资总额超过14.6万亿元;加上国家发展改革委之前推介的两批共计6.4万亿元PPP项目,国家发展改革委和财政部推介的PPP项目已超过21万亿元;再加上未入库的省级、市级PPP项目库项目,全国PPP项目总规模至少在30万亿~40万亿元以上。

  有位业内专家这样向笔者描述当前的PPP现状:2013年,国家准备推广PPP时,该专家与财政部工作人员去全国各地做推广宣传,与地方政府相关部门联系时,地方反应冷淡,甚至机票、住宿费用都要自掏腰包;培训会场也是冷清异常,门可罗雀。三年以后,一般的地市级PPP培训已经无法预约到该专家。各地各类机构、团体组织了大量PPP培训、论坛、讲座,某些小型中介机构、咨询机构组织的PPP论坛、培训,几百人甚至上千人的会场往往都座无虚席。

  PPP的“火”在资本市场也有体现。2016年8月1日至9月7日,A股PPP模式概念指数(880940)涨幅达18%,远超大盘同期的3.75%。其中,科融环境涨势最猛,累计涨幅达41%,此外安徽水利、蒙草生态、国中水务、盈峰环境、龙建股份的涨幅均超过20%,美晨科技、先河环保、丽鹏股份和万邦达的涨幅也超过1728元,正是得益于PPP项目的超预期增长:2016年年初至8月中旬,东方园林新签订单300亿元,已与2015年全年新签订单量持平,且目前在手订单600亿元。

  资本市场是实体经济的晴雨表和温度计,PPP概念股在资本市场的良好表现,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资本对PPP未来的持续看好。

二、PPP的“难”

  PPP的“难”,看似与PPP的“火”水火不容。但事实就是这样:PPPー方面如火如茶,另一方面又冰冷刺骨。PPP的“难”,主要体现在融资难、落地难。

  民生证券研究院院长管清友在《中国式PPP的十大痛点》一文中指出,截至2016年3月31日,在财政部入库的7721个项目中,按照PPP实施阶段统计,处于识别、准备、采购、执行、移交阶段的项目数量分别为6024个、1051个、277个、369个、0个。将执行阶段项目数与准备、采购、执行等三个阶段项目数总和比较,得到的入库项目落地率为21.7%;如果将大部分处于识别阶段的项目纳入计算基数,执行阶段的项目数与人库项目总量相比,实际的落地率仅为4.8%,即不足5%。笔者于2017年4月29日通过财政部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中心官方网站PPP项目库查询,截至2017年3月31日,人库的1287个项目中,进入执行阶段的项目共有1602个,按项目个数统计的实际落地率为13.04%,实际落地率仍然较低。PPP项目落地难是不争的事实。

  对于PPP的“难”,主管部门也有清醒的认识。在2016年8月上海召开的“第二届中国PPP融资论坛”上,财政部金融司孙晓霞司长表示,PPP目前有“四难”:一是项目规范实施“难”。一些地方为尽快上项目,通过“假的”政府购买服务形式,进行基础设施融资,或者通过固定回报承诺、回购安排、明股实债等方式,借PPP之名,行变相融资之实。这种现象既会影响PPP规范推广,也可能加大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二是健全配套政策“难”。从地方政府、社会资本、金融机构各方反映的情况看PPP项目的顺利实施,与配套政策是否健全密切相关。目前,土地、价格、融资等方面的配套政策,须进一步完善。然而,这些政策涉及面广、协调难度大、短期内出台存在一定难度。三是社会资本退出“难”。在与社会资本的谈判过程中、一些地方政府侧重准入保障,对社会资本的市场化退出,缺乏规范化、制度化的安排,导致社会资本退出具有较大的不确定性。与国际相比,资产证券化产品在PPP项目上的运用也不够,社会资本难以运用金融创新工具实现退出,影响了企业和金融机构参与PPP项目的积极性。四是人オ队伍建设“难”。一些地方政府和项目实施机构缺乏真正熟悉政策和业务的人员,也缺乏PPP项目运作经验,操作能力相对不足,在项目谈判的过程中,甚至难以与社会资本“对话”。特别是,PPP项目需要开展绩效考核,需要对项目产出和成本“精打细算”,但目前缺少既熟悉行业标准和成本核算,又具备管理能力的复合型人オ。

  当然,PPP落地难只是表象。有国家发展改革委专家指出,PPP落地率短期难有大幅提升,主要原因是融资渠道还不顺畅,融资是国内PPP项目的主要短板。同样,融资难也是表象,深层次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包括观念转变不到位、政策衔接不配套、机构能力不足、信息公开透明要加强、民营资本参与率不高、部分项目实施不规范等挑战和客观现状。

总结而言,PPP落地难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PPP法律制度尚不健全,管理机制尚未理顺。PPP已经上升为国家“准国策”的高度,但与之极为不匹配的是,目前PPP领域没有一部法律或者行政法规,只有一部部门规章(《基础设施和公用事业特许经营管理办法》),PPP核心制度多为“一般规范性文件”,效力层级很低;另外,财政部和国家发展改革委之间的PPP管理职责尚不清晰,导致边界不清,权责不明,地方政府和社会资本无所适从。尽管2016年7月初的国务院常务工作会议将财政部、国家发展改革委的分工暂定为后者主管基础设施,前者主管公共服务:2017年4月13日出台的国务院批转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2017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意见的通知》(国发(201727号)在“大力推行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模式”中提到“财政部、国家发展改革委按职分工负责”,但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很难完全区分,“按职责分工负责”的具体含义也未明确。

  二是地方政府信诚信缺失,社会资本权益保障不足,信心不足。地方政府在与企业合作过程中历来处于强势地位,目前部分地方政府契约精神缺失,失信违约行为屡见不鲜,而法律对政府违约行为的惩戒、社会资本合法权益的保障都有不足,因此社会资本参与PPP项目顾虑重重,信心不足。

  三是PPP项目收益偏低,社会资本投资动力不足。PPP项目大多为微利项目,收益率一般为6%~8%,2016年下半年更多地降到6%以下。PPP项目投入资金量大,收益低,对于社会资本来说吸引不足。有些地方政府上报的很多PPP项目是以前较难融资的“鸡肋”项目,而不舍得把好项目拿出来与社会资本分享。资本具有逐利性,社会资本多数也是市场化的机构,因此参与PPP项目的意愿不强。尽管表面上很多PPP项目竞争激烈,但多数社会资本奔的是项目的工程部分,目的是赚取施工利润,如不考虑工程利润,这些项目同样会门可罗雀。

  四是金融机构习惯于债权融资,PPP项目严格来讲需要真正的股权融资,因此融资困难。由于我国十几年的房地产黄金期,金融机构习惯了土地、房产等“硬抵押”“强增信”基础上的“懒人投资”,过惯了躺着赚钱的日子,而PPP项目没有足够的土地、房产作为担保物,真正的PPP项目融资需要金融机构作为产业投资人而非财务投资人参与其中,这就需要金融机构增强项目分析和风险把控的能力,以同股同权的方式为PPP项目融资。目前金融机构这方面能力还有很大欠缺。当然,同股同权需要有优质的现金流项目,需要有可观的投资回报,需要有完善的法律规则和权益救济保障,而这些我国目前都有欠缺,这也是阻碍金融机构同股同权参与PPP项目的重要原因。

  五是专业人才、专业且中立的中介服务机构稀缺,影响PPP项目落地。PPP项目涵盖的领域广,项目实施复杂,在PPP的全生命周期中的环节众多、文本众多,要求从业人员具备经济、财会、金融、工程等方面的专业知识积累,但目前这方面的专业人才(尤其是可以一肩挑的复合型人才)稀缺,是PPP发展的瓶颈;此外,部分地方政府对PPP咨询服务的重视不够,认为PPP咨询无非出几个报告,都有现成模板,且报告的结论在地方政府看来已定(物有所值评价通过,财政可承受力通过,采用PPP模式),不愿付出更多的成本。这些原因导致PPP咨询机构之间价格恶性竞争严重,专业能力、服务水平参差不齐,市场鱼龙混杂、乱象丛生。

  当然,PPP落地难还有很多其他原因,包括PPP配套改革滞后、项目用地政策不明确、项目监管环节滞后导致问题频发、社会资本尤其是财务投资人退出渠道不畅等,在此不ー一列举。

  PPP的“难”是PPP的拦路虎,但也是PPP模式进一步完善的方向,更是我国深化经济体制改革的方向。解决PPP的“难”需要探究PPP模式的本质,需要从根源入手,找到“病灶”,对症下药。

网站部分文章为转载,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kuajingcaishui@163.com

(0)
上一篇 2022-07-20 01:12:28
下一篇 2022-07-20 01:24:59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