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阳代理记账公司_德阳代理记账公司,联系方式

  在被执行死刑两年后,刘汉身后的汉龙系正在迎来新的主人。绵阳科发集团近日公告,已经以2.56亿元的价格成功竞拍原汉龙集团相关资产,相关价款已经支付,并启动司法拍卖成交后续相关工作。

德阳代理记账公司_德阳代理记账公司,联系方式

  据新华社报道,早在2014年刘汉被提起公诉时,专案组侦查表明,截至落网前,刘汉成立的带有黑社会性质组织坐拥资产近400亿元。那么,在2015年刘汉被执行死刑后,汉龙系企业目前生存状况如何?

  新京报记者近日走访四川成都、德阳和绵阳了解到,目前包括汉龙高新在内的汉龙系多户企业已“人去楼空”,德阳天然气、汉龙高速等部分企业仍在维持经营,但不同程度地受到融资、债务等困扰。

  多家“汉龙系”旗下企业负责人表示,自从2013年刘汉事发至今,当地政府已不同程度介入汉龙系企业的管理。随着绵阳科发入主,汉龙系部分企业迎来新主人,但由于股权关系复杂,汉龙系相关资产的归属尚未尘埃落定。

  2014年4月,刘汉在庭审中情绪失控。

部分公司“人去楼空”

  5月9日上午,新京报记者来到汉龙总部所在地,位于成都市中心的宏达大厦。大厦内一名保洁人员称,该大楼内的所有电梯中,只有一部可通往汉龙集团总部所在的26—28层,其余电梯的上述楼层均无法到达,以防外人进入。

  跟其他楼层相比,汉龙门口以欧式风格装修,更显精致,但其大门紧锁。透过玻璃门可以看到,前台办公桌前留有“汉龙集团”这四个被两条龙围绕的大字。当被问及工作时间为何无人时,大厦物业人员表示,一般周一到周五都有人,“昨天都还在,今天可能休假。”

  (5月9日,位于成都市中心宏达大厦的汉龙集团总部,门口装修以欧式风格,大门紧锁。)

  5月11日,新京报记者来到汉龙集团的注册地址,绵阳市涪城路169号丰谷酒业大厦7层,同在7楼办公的人员告诉记者,汉龙在这儿的办公室已被查封。办公室外堆积着附近公司的物品。大厦物业人员称,从去年开始,汉龙在这里的办公场所已无人办公。

  据新华社报道,2014年2月,湖北省咸宁市人民检察院通报:原四川汉龙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汉、刘维(曾用名刘勇)等36人,因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以及故意杀人、故意伤害、非法经营和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等21项罪名,被检察机关依法提起公诉。2014年5月,刘汉、刘维一审被判处死刑。2015年2月,刘汉被执行死刑。

  法院审理查明,刘汉、刘维兄弟以汉龙集团、乙源实业公司等经济实体为依托,互相支持,共同发展,逐步形成了以刘汉和刘维为领导,拥有多名骨干,较稳定的犯罪组织。

  工商信息显示,汉龙集团营业期限为1997年3月至2017年4月6日,亦即一个多月前。记者自中国裁判文书网获取的一份发布于2016年3月的裁定书显示,汉龙集团处于停业状态。目前汉龙集团官网早已打不开,网络搜索后显示出“域名优价出售”的消息。

  汉龙系的重要投资平台之一汉龙高新公司(全称“四川汉龙高新技术开发有限公司”)也是人去楼空。据西南联交所此前发布的信息,汉龙高新是刘汉本人直接持股的4家公司之一,刘汉持有汉龙高新45%的股份。

  汉龙高新位于成都市高新广场B座4层,新京报记者5月9日到访此处,同样看到大门紧锁。透过玻璃窗,可以看到里面有2-3个办公室,前台桌子已经残破,地面上散落着几页纸张。隔壁公司一位老员工对新京报记者称,汉龙高新以前是在这里,但已经垮了。有物业人员称,刘汉案发后,汉龙高新就被查封,“已经没了。”

  (作为汉龙系重要投资平台之一的汉龙高新公司,如今大门紧锁,物业人员表示刘汉出事后,公司就被查封。)

  新京报记者查阅工商信息显示,汉龙高新投资了包括德阳天然气有限责任公司在内的一系列企业。

  据新华社报道,2014年刘汉等人被提起公诉时,专案组侦查表明,刘汉等人掌控的全资、控股、参股公司达70家,其中上市公司2家,境外公司4家;以汉龙高新、广汉佳德、凯达实业、四川平原、丰谷酒业等公司为贷款融资平台。

部分企业遭遇“融资难”

  据西南联交所此前发布的信息,汉龙持有四川德阳天然气有限责任公司70%的股权。

  一位德阳当地居民告诉记者,四川德阳天然气有限责任公司是德阳市最大企业之一,“我们家用他们的气有几十年了。”5月10日上午,新京报记者来到四川德阳天然气公司,该公司一楼为客服大厅,当日为工作日,工作人员正为多位市民办理业务。德阳天然气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公司是德阳最大的天然气企业和主城区天然气最主要供应商,在当地也有天然气气田。

  这位负责人说,汉龙出事对公司有很大影响,“这几年确实是不容易,股份被冻结,一直无法向银行借款。”

  不仅是德阳天然气,新京报记者独家获悉,四川知名医药企业升和药业的上市进程也因汉龙出事而暂停。

  官网显示,升和药业是集药品研究、开发、生产、医药投资为一体的高新技术医药企业,连续8年入选四川省制药工业企业最大规模10强。5月9日,汉龙系某核心企业高管董强(化名)在成都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升和药业2009年启动股改,2010年就有包括汉龙系在内的外部股东入股,之后进入券商辅导期,2013年刘汉出事,上市就暂停了。

  尽管刘汉在2014年2月被通报提起公诉前,但在大约一年前,刘汉已经处于“失联”状态。2013年3月,刘汉担任董事长的金路集团发布公告称,已与刘汉失去联系。当年8月,该公司宣布刘汉不再出任董事长。

  对于当时引入汉龙系投资的原因,董强表示,这是公司股东之间的安排。

  除了暂停上市,董强还透露,升和药业也被银行抽贷。因为被认为是疑似汉龙的关联企业,银行对其只收不贷,2013年下半年被抽走1个亿贷款,“当时正是公司建设的关键点上,对公司造成很大影响。”

  另一家汉龙系企业为武都电站,经营尚可。该电站位于绵阳市下属江油市武都镇北部山区,官网显示其概算投资9.2442亿元,其中汉龙占60%股份。武都电站多年平均发电量为6.1亿千瓦时,电站工程财务内部收益率为12.19%,投资回收期11.31年。

  5月12日,新京报记者来到武都电站位于绵阳市城区的办公地。两位副总经理分别向新京报记者确认,公司目前生产经营都正常。对于公司股权变动事宜以及公司目前与汉龙集团的关系,武都电站一位副总经理表示,这都是上面决定,自己不是很清楚。

汉龙高速涉32起法律诉讼

  汉龙旗下高速公路资产四川汉龙高速公路开发有限公司的经营相对正常。汉龙持有该公司100%的股权。

  汉龙高速为绵遂高速绵阳段项目法人。5月11日,新京报记者来到位于该高速起始地,其位于绵阳城区东北方向五公里外的山区,连接绵阳市和遂宁市,为成渝环线组成部分。汉龙高速位于不远处的半山腰上。记者在公司内看到的介绍称,该路段2011年12月建成通车,下设四个收费站,有员工240人,特许经营权限为26年5个月。

  5月11日,汉龙高速办公室一位黄姓主任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这几年公司、高速公路以及收费站正常运营,员工工资、社保照发,没有降工资,没有裁员。

  新京报记者在公司内看到的来访人员登记单显示,2016年7月和2017年3月,分别有人员前来公司沟通债务和催收工程款事宜。黄主任说,“可能有一些这种情况,但没有影响正常经营”。

  第三方工商信息平台“天眼查”显示,汉龙高速累计涉及了32起法律诉讼,内容多为债务问题,它还3次被法院列为“失信人”。

  其中,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16年3月发布的国开行、进出口银行与汉龙高速、德阳天然气等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被告汉龙高速须向原告国开行偿还截至2013年年底的利息、复利2921万元,德阳天然气等作为保证人对相关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5月11日,就汉龙高速欠款问题,前述黄姓主任称,公司无法提供相关信息,请到法院去查。她还表示,股权还在冻结中,公司能否向银行贷款不清楚。该案件中德阳天然气的代理律师周力则表示,德阳天然气是汉龙集团下属企业和关联企业,在最终处理结果出来前不能对外披露。

旗下地产“抹去”刘汉姓名痕迹

  在绵阳市,汉龙集团在市中心开发了益多园项目。

  5月11日,新京报记者在该小区看到,其是位于绵阳市中心附近、沿景观河北岸的一个中端小区。门口刻着益多园三个大字,旁边涂抹痕迹明显,门卫告诉记者,益多园三字是刘汉所题写,后来把刘汉名字抹去了。

  (位于绵阳市中心附近的益多园小区大门上,旁侧涂抹痕迹明显,门卫告知此为刘汉题写。)

  在益多园东北方向六公里外,就是颇为高大的“汉龙大桥”。一位居民告诉记者,汉龙大桥其实是汉龙在小岛房地产开发的配套工程,连接了绵阳主城区和一河之隔的小岛村。新京报记者在桥边发现,该桥已被命名为“绿岛大桥”,一位当地出租车司机称,汉龙大桥只是民间称谓。

  相比于益多园项目,汉龙在这座大桥对岸的江心岛开发的绵阳小岛项目规模要大得多。

  公开信息显示,绵阳小岛项目分三期开发,总规划占地约2026.5亩,总建筑面积近74.25万平米。绵阳小岛公司的注册、通讯地址与汉龙集团一致,也位于“人去楼空”的丰谷酒业大厦7楼。一位居民告诉记者,绵阳小岛当年在绵阳市是比较高端的项目,周围水面环抱,自然环境好,价格在一平米7000元以上。

  5月11日,新京报记者来到绵阳小岛,项目销售中心大门紧闭,早在2013年9月的一则告示仍张贴在大门上,门前的台阶长出了青苔。透过玻璃大门可看到房间内桌子和地板均堆积了一层尘土。一位居民告诉记者,销售中心早已被查封。

  绵阳小岛曾是刘汉涉黑案的案发地之一,据央视报道,1997年,刘汉和绵阳市政府签订了在小岛上进行房地产开发的合同,并成立了绵阳小岛建设开发有限公司。1998年,刘汉的公司在绵阳市游仙区小岛村开发房地产,因拆迁补偿问题与村民发生激烈冲突。村民熊伟被刘汉公司的人持刀杀害。

  在四川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四川省发改委主办的门户网站四川建设网上,还可以看到绵阳小岛建设开发有限公司在2010年发布的绵阳小岛四期项目开发招标公告。公告显示,四期项目总建筑面积约23万平方米,工程拟定于2010年5月开工。但公告中披露的公司网站已经无法打开。

  除了绵阳市,汉龙的地产业触角还伸到了邻近的德阳市,其组建四川省德阳文庙广场开发有限公司(简称文庙广场),涉足德阳市老城开发。

  公开信息显示,德阳文庙是全国三大孔庙之一,文庙广场也是德阳最大的市政广场。5月9日和10日,新京报记者来到德阳文庙广场,虽是工作日,但人流众多。旁边坐落着众多小吃店、文玩店以及汉龙旗下的高端百货商场盛高名店,盛高名店是汉龙首次进军百货业的标志。

  根据汉龙系昔日上市公司金路集团此前公告,2011年文庙广场实现营业收入1296万元,净利润732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1256万元。

  作为盛高名店所属母公司,四川省银泰商业有限公司(简称四川银泰)正处于停业状态。西南联交所信息显示,汉龙持有四川银泰34.35%股权。

  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上2016年3月发布的德阳银行与银泰商业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执行裁定书,四川银泰商业早已处于停止经营状态,公司无其他财产可供执行。同时,在裁判文书网上,出现了大量商户与银泰商业的诉讼纠纷。

  5月10日,新京报记者来到四川银泰,发现其和文庙广场处于同室办公,屋内员工确认银泰商业系汉龙旗下。当表达采访诉求后,她表示领导目前不在办公室,请之后再来。数小时后,记者再度来到该公司,多次敲门并按门铃后,无人应答。

当地国企拍得汉龙系45家企业资产包

  5月3日,四川国企绵阳科技城发展投资集团(下称“绵阳科发”)发布公告,宣称公司已经以25559.8万元的价格,成功竞拍汉龙集团等45户企业资产包。

  工商信息显示,绵阳科发的股东为中国(绵阳)科技城管理委员会。评级机构联合资信在较近一份评级报告中指出,绵阳科发作为绵阳科技城唯一的土地开发和基础设施建设主体,得到了绵阳市政府在专项资金、资产注入和政府补助等方面的有力支持。

  负责此次拍卖的西南联合产权交易所公布信息显示,这些被拍卖的企业中,行业涉及医药、新材料、电气、银行、酒业、商业、高速公路、天然气、学校、电力等众多产业。前文中提到的德阳天然气、汉龙高速等均在此次拍卖之列。在这一资产包内,刘汉或汉龙集团直接持股19户,通过子公司间接持股25户,汇总评估值为2.56亿元。据成都铁路运输中级法院发布的公告,上述资产的起拍价为25559.8万元,这意味着绵阳科发以起拍价拿下了上述资产。

  5月12日,新京报记者来到位于绵阳城区西北的绵阳科发。在墙上一则介绍栏内,绵阳科发称其“依靠政府、但不依赖政府”,到2020年资产总额达到500亿元,营业收入100亿元。对于拍卖汉龙相关资产包一事,综合办公室人员称,公司领导不在,新京报记者未能采访到相关负责人。

  跟此次资产包2亿多元的拍卖价相比,此前汉龙集团资产达数百亿之巨。

  据四川日报报道,汉龙董事长张克宇2012年3月表示,汉龙当时已发展成资产超200亿元的大型民营企业。2014年刘汉被提起公诉时,新华社报道称,专案组侦查表明,截至落网前刘汉黑社会性质组织已经坐拥资产近400亿元。

  对于参与竞拍汉龙旗下资产一事,5月12日,绵阳科发审计部部长室内一位负责人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其负责审计工作,无法提供关于拍卖价的信息。

  对于外界认为2亿多定价“便宜”,董强认为,汉龙负债很大,2亿多的价格其实还是有水分的。这些拍卖时的净资产是以2015年12月31日作为基准日进行评估的,但经历一年多,这些企业都还在亏损、衰退,到现在其估值可能都是负的。

  5月12日,记者致电负责该次拍卖的西南联合产权交易所,对方表示拍卖事情要去找法院,资产评估也是法院在做。负责该事宜的成都铁路运输中院周法官电话无人接听。

消息称当地政府涉足汉龙系管理

  在刘汉案发之后,多家汉龙系成员企业高管团队均维持不变。

  董强透露,汉龙集团目前的董事长是张克宇,他没有被监视居住和调查。

  汉龙高速黄主任也称,公司主要负责人是汉龙派来的,汉龙出事后这几年,他们也一直在这里,没有被查。

  前述武都电站副总经理表示,原有经营管理团队一直在岗,负责生产经营。德阳天然气负责人表示,汉龙向公司派的财务人员目前都在“正常工作,没有被调查”。

  该负责人称,汉龙接手德阳天然气之后,也向公司派来了财务人员,不过公司的主要负责人都一直是德阳天然气自己的人,“目前汉龙派来的财务人员还在公司办公”。对于这些年公司给汉龙贡献了多少净利润,这位负责人不愿透露。

  多位汉龙系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现在汉龙集团整体被四川省方面成立的机构——刘汉资产临时管理人接管,这一委员会的组成部门包括四川省国资委、四川省高院、省公安厅等。

  据湖北日报报道,在刘汉案审理时公诉机关明确表示,汉龙集团本身不构成涉黑组织犯罪,“汉龙集团广大员工是守法的”。

  前述德阳天然气负责人表示,“公司是与老百姓生活密切相关的企业,从汉龙出事到现在,为确保生产经营稳定,德阳市政府对公司帮助很大,在保证气源、安全生产上做了不少工作”。

  武都电站一位副总经理表示,汉龙出事后这几年,公司是刘汉个人资产临时管理人和武都水利水电集团(绵阳国资委下属企业)在管。

  对于绵阳科发拍走汉龙系旗下部分企业的股权,德阳天然气负责人表示,公司股权目前已经被绵阳科发拍卖走,“这肯定是个好消息,公司已经收到通知书,但那边人还没过来接洽。”武都电站一位副总经理表示,其还没接到通知,绵阳科发也还没派人前来公司。汉龙高速黄主任也表示,目前对方尚未派人前来接洽。

“部分汉龙资产仍未理清股权关系”

  据新京报记者了解,刘汉此前的投资以股权关系复杂著称,汉龙系旗下的多家公司存在代持股份、一致行动人等现象。理清股权关系,成为目前汉龙系资产处置的一大难点。

  据新京报记者了解,刘汉此前的投资以股权关系复杂著称,汉龙系旗下的多家公司存在代持股份、一致行动人等现象。

  股权关系复杂源自刘汉生前的投资风格。董强透露,汉龙投资时,如果都以汉龙名义去做就会暴露目标,所以会自己出钱,要别的企业去做;而且很多时候不是自己高管去负责,而是聘用外部团队来做。“我之前问汉龙高管,他们自己都不知道有投资那些项目。相关部门为理清这些资产的股权关系花费了相当大的精力。”

  董强本人所在的企业也在此次拍卖的资产包中,他表示,在拍卖公告公布后,自己曾向绵阳科发询问何时来公司接洽,对方表示,目前仍然在清理资产包的财务和股权情况,还没到(接洽)这一步。

  德阳天然气代理律师周力告诉记者,对于汉龙系后续财产处理,还有相应程序,相应的许多财产都是湖北咸宁警方冻结扣押的。比如刘汉个人资产和汉龙集团资产怎么甄别,都是湖北咸宁方面还要做的工作。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部分代持资产的股权关系已经理清,主要就是拍卖资产包中的企业,比如德阳天然气。

  梳理拍卖资产包信息可知,汉龙持有德阳天然气70%的股权。不过工商信息却显示,四川怡和企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持有70%股权,而汉龙旗下的汉龙高新仅持有30%股权。

  对于这一点,德阳天然气负责人和董强均向记者确认,相关部门已查明,怡和集团是在代汉龙集团持股,双方是一致行动人。

  不过,也有重要资产的归属仍未尘埃落定,比如升和药业。

  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16年9月公布的裁定书,汉龙集团诉称,李晓在升和药业出资2250万元,占股23.81%,但李晓并非真实股东,其用于支付的股权受让款来源于汉龙,请求确认李晓系代汉龙持有升和药业股份。

  “李晓是一个1986年出生的女孩,入股时刚毕业,她母亲是汉龙集团高管。李晓加入后担任升和药业董事,之前开董事会时会来,2013年汉龙出事以后就没来了。”知情人士表示,自己也不知道汉龙是否和李晓有约定,无法判断李晓是否在替汉龙持股。

  记者了解到,该案目前由成都市武侯区法院审理。5月12日,负责该案的刘潺潺法官对记者表示,案件审理过程中,不接受记者采访。

  此前,已有部分升和药业股东承认其实代汉龙持股。董强说,据他了解,刘汉案发后,两位自然人股东许飞鹏、喻捷向专案组提交认定书称,他们是替汉龙持股的,合计持有9.66%股权。新京报记者检索拍卖资产包发现,汉龙集团持有升和药业9.66%股权,其也被拍卖给绵阳科发。董强表示,资产包内的资产必须有明确股权归属,然后才能被拍卖。

  新京报记者 赵毅波 四川报道

网站部分文章为转载,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kuajingcaishui@163.com

(0)
上一篇 2022-07-19 13:02:28
下一篇 2022-07-19 13:15:52

相关推荐